1. <noframes id="17272"><small id="17272"></small></noframes>

      您的位置 : 語樂文學網 > 懸疑 > 恐怖酒館:我只養大兇之物
      恐怖酒館:我只養大兇之物

      恐怖酒館:我只養大兇之物咸魚君

      主角:陳九,胡眉
      鳥語花香的清晨,美好的一天從這里開始:翻開心愛的小說《恐怖酒館:我只養大兇之物》,用心與作者咸魚君對話,感受靈魂深處的自己。小說《恐怖酒館:我只養大兇之物》主要介紹的是:我用一杯毒酒,在婚宴上殺死了六十歲的師父,年輕美貌的女人一襲紅裝,投入我的懷抱,她在我耳邊輕喃:從現在開始,我是你的人了.........
      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4-04-05 09:20:44
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長舌女鬼默不作聲,我接著說道。

      “對于鬼匠來說,縱鬼扮神本是各取所需的交易,交易講究公平公正,陳田已經食了言,就算他說的天花亂墜,你們還敢信他嗎?

      相反,我已經找到了陳田的絕學秘籍,只要你們肯幫我,我一定會信守承諾,把你們扮成神明,受香火供奉,免受地府審判之苦?!?/p>

      長舌女鬼眼中情緒波動的厲害。

      “我們憑什么相信你,萬一你和陳田是一丘之貉,也在騙我們呢!”

      我坦蕩的回答。

      “你們仔細想想,如果我能成功活下來,陳田對你們的束縛必然已經消失,我道行淺,無法控制你們,如果我敢食言,你們完全可以把我五馬分尸!”

      這句話,打消了四只鬼最后一點擔憂。

      斷臂鬼開了口。

      “長舌婦,我覺得這小子說的在理,咱心里清楚,陳田不會信守承諾的。

      陳田要是真奪舍了這小子,咱就沒利用價值了,陳田知道我們對他有怨,絕不可能放我們離開,到那時......”

      聽了斷臂鬼的話,長舌女鬼終于是下定了決心。

      “小子,你最好別學你師父,否則我們一定讓你死的很慘!”

      “一言為定!”

      我把自己的計劃全盤托出,聽完我的計劃,長舌女鬼問了我一個問題。

      “你有沒有想過,那狐貍精最后若是不肯救你,怎么辦?”

      這個問題,我當然想過。

      “很簡單,她不救我,我就會死,我死了,你們的愿望就無法實現,所以,你們一定會逼迫她救我的!”

      長舌女鬼盯著我的眼睛,她眼中的鬼火上下跳動。

      她幽幽的說道。

      “希望我們與你合作是正確的選擇,直覺告訴我,未來的你會比陳田更加可怕!”

      協議達成,我該回去了。

      臨走前,我對四只鬼說了一句話。

      “你們最好盯緊其他人,萬一你們當中有陳田的人,他一旦告密,我們都得死!”

      我看到四只鬼的表情同時發生了變化,他們看向彼此的眼神,滿是警惕。

      ......

      借著夜色,我悄悄的回到家中,師父依舊呼呼大睡,直到第二天中午,他才從睡夢中醒來。

      接下來幾天時間,師父總是早出晚歸,我知道,他是在準備自己與女人的婚禮。

      按照村里的習俗,在結婚那天,新郎要在自家院子里擺十桌酒席,鄉親們會拖家帶口的前來吃席,搞的熱熱鬧鬧。

      時間過的飛快,在我生日的前一天,師父給我和女人各自帶回一件衣服。

      給女人的,自然是明天結婚用的喜服,紅色的衣服上紋有金色的鳳凰,又喜慶又漂亮。

      可沒想到的是,師父給我準備的,同樣是紅色的衣服。

      “小九,你去把衣服換上,看看合不合身?!?/p>

      我回自己的臥室換好衣服,走出來時,剛好看到同樣換好衣服的女人,從自己的房間里走出來。

      華麗的喜服,把女人襯托的像是從畫中走出的仙女。

      女人貌若天仙,但師父并沒有看她,師父的眼神,始終落在我的身上。

      他像是在打量一件精美的藝術品,臉上洋溢著沉醉的表情。

      我在他的眼睛里,看到了貪婪,還有......迫不及待。

      這一刻,我明白他為什么也要給我準備喜服了,他計劃著明日奪走我的身體,與女人舉辦第二次婚禮——慶祝他獲得新生的婚禮。

      “不錯,不錯,很合身!”

      師父的喜悅之情,溢于言表。

      “小九,明天是師父大婚的日子,也是你十八歲的生日,真是喜上加喜??!”

      我笑著說“雙喜臨門”,心中卻是冷笑。

      如果我什么都沒發現,明天就是我的忌日了。

      吃完飯后,師父讓我早點休息,我在床上坐了一夜,沒有絲毫的睡意。

      距離師父動手只有半日的時間了,我緊張的手心里不停冒汗,但與此同時,我對自己的計劃,充滿著信心。

     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房間,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臉,然后對自己說了一句話。

      “天亮了,該賭命了!”

      我走下床,用涼水洗了一把臉,正用毛巾擦著臉,聽到身后傳來腳步聲。

      我扭頭一看,是師父。

      師父已經換好了喜服,他容光煥發,一改往日邋遢的模樣。

      他心情似乎很好,走路時,嘴里還哼著小曲兒。

      師父來到我面前,打量了我一眼,疑惑的問道。

      “小九,你眼圈怎么這么黑,昨晚沒睡好覺嗎?”

      我故作興奮的說道。

      “一想到過了今天,我就能擺脫煞運,就興奮的睡不著覺?!?/p>

      師父哈哈大笑。

      “說的也是!”

      他問我。

      “擺脫煞運后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    他說這話的時候,表情十分的真誠,好像真的是在關心我,恍惚間,我心里甚至生出一種自己是不是錯怪師父的感覺。

      “當然是出去打工賺錢了,我以后還要給師父養老呢!”

      師父更開心了。

      “真是個孝順的好孩子,快去做早飯吧!司儀和廚子一會兒就來,我們今天會很忙的?!?/p>

      “欸,好!”

      我走出廚房,還沒邁出房間,就聽到師父再次哼起了小曲兒。

      這次我聽的真切,師父哼的是京劇《真假美猴王》的片段。

      我心中一冷,好一個真假美猴王,如果師父計劃順利,過了今天,他這只六耳獼猴,搖身一變,就成了孫大圣。

      我攥緊拳頭,心中發狠,今日我和師父,只能活一個,不是他死,就是我亡!

      以往做早飯,我都是撿著師父愛吃的做,今日我卻是煮了自己最愛的玉米面條。

      吃飯的時候,我狼吞虎咽,一口氣吃了三碗。

      我的想法很單純,萬一今天我沒能斗過師父,死也不能做個惡死鬼。

      坐在我一旁的女人,沒怎么動筷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,她時不時瞄我一眼,似乎想問些什么,但師父在旁,她不敢問。

      正吃著,有人走進了門。

      “新郎官,我們來了!”

      是今天主持婚禮的司儀。

      他的身后,還有負責今日婚宴的廚子,一眾人搬著桌椅,來到了院子里。

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• 操蛋小青年
        操蛋小青年

        小說《恐怖酒館:我只養大兇之物》不僅故事情節精彩,而且讓我明白:愛情就像一只貓,潛在你心里,平時極為溫順可愛,一旦蘇醒,便無可救藥,為此癡狂一生了!

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亚洲永久精品911_国产欧美日韩另类VA在线_先锋av先锋资源_亚洲中文字幕日产无码2021